一场阴谋,她被迫流产,走投无路如乞丐一般被扫地出门

夏江城一脚将莫小冉踹倒在地,锐利的眼眸一眯,声音冷冽低沉,“莫小冉,我再最后问你一遍,这婚你到底离还是不离?”

“夏江城,你当真如此无情无意?你伤害我可以,难道你连你的孩子也不要了吗?”莫小冉吃力的从地上爬起。

双手紧拽夏江城的手,极尽哀愁的声音卑微的祈求:“可不可以等到孩子出生,他不能没有一个好的生活环境,我求求你……求求你不要现在离婚……”莫小冉小腹疼痛难忍,汗流如注。

夏江城后槽牙紧咬,挣脱被拽住的手,反手抓住莫小冉后颈衣服用力往后扯。

“莫小冉,你不要忘了,会跟你结婚那是因为你救过我爷爷。如若不是因为爷爷,你当我会和你这个阴险毒辣的女人结婚?哼!”

夏江城不屑的冷哼一声,冷然启唇:“婚必须离!孩子,必须打掉!我决不允许自己的孩子身体里流有你污秽的血,绝不允许。”

夏江城狠狠的盯着莫小冉,眼底的愤怒似是要将莫小冉烧为灰烬。

三年的婚姻,除了每周有三天必在家里过夜,偶尔履行下夫妻“义务”,大多时候他抗拒回到这个家。

他恨莫小冉。

恨莫小冉限制了他的自由,恨莫小冉让他爱而不得。

“夏江城,我就问你一句,你到底有没有爱过我?哪怕是一瞬间……”莫小冉卑微的问他,面上浸着隐忍的痛苦。

莫小冉眼也不眨的看着夏江城,眼底的些许期许竟怎的也无法掩饰掉。

他眼底的厌恶一闪而过,缓缓吐出四个冰冷的字眼

“从来没有。我爱的人一直只有唐柒一个。”

听到夏江城的答案,莫小冉出奇的冷静,低头浅笑。

笑自己年少无知,笑自己痴心错付,笑自己自作多情。

稍许,莫小冉抬起头,冲夏江城明媚一笑。

忍着疼痛,竭力稳住自己的身体。

一场阴谋,她被迫流产,走投无路如乞丐一般被扫地出门

“好啊,夏江城!让我离婚可以,你抱我,最后再抱我一次,我就签字。”

夏江城眼眸漆黑慎人,菲薄的嘴唇勾起一抹嘲弄的弧度:“莫小冉,你真贱。”

一时间,莫小冉泪如雨下。分不清是无尽的心痛还是身体撕裂般的痛。

5年的暗恋,3年的婚姻……整整8年的时间都未能将眼前这个人的心敷热。

莫小冉看着夏江城,眼角晶莹的泪水如断线珍珠。

小腹的坠疼感让她浑身冷汗直冒,当察觉到一股热流的时候,她心底突然慌乱了起来。

孩子……她的孩子!

“救我……救救我肚子里的孩子……”莫小冉跪在地上,她痛苦的捂着肚子,绝望的哀求着。

莫小冉的身下已是一片血色,越来越多的深红往四周漫延开,腹部的疼痛折磨的她全身痉挛。

莫小冉想伸手去拽夏江城的裤脚,却被他一脸嫌恶的躲到了一边。

莫小冉心底骤然一空,“我求你救救他,救救我的……不,救救你的孩子……”

她生怕因为自己的原因,夏江城拒绝救这个可怜的孩子。

夏江城并不为之动容,就这样居高临下的看着痛苦不堪的莫小冉。

慢慢的拿起桌上的离婚协议,他淡漠而又疏离道:“只要你签了这字,我就救你们。”

莫小冉的眼睛瞬间赤红,她死死的看着一脸冷漠的夏江城,从未感到如此绝望过。

夏江城冷笑道,“你什么时候签,我什么时候叫人,你看着办吧。”

“……好,我签……”在绝望中,她听到自己沙哑的近乎听不出声音的话。

莫小冉吃力的接过递到自己面前的离婚协议,用自己余下的力气签下了“莫小冉”三个字。

血染红了半张纸。

刚签完夏江城一把抢过莫小冉手里的离婚协议。

随即拨打了急救电话。

俯身蹲下,一手攫取女人下巴,迫使她看着自己,笑容冷冽残忍。

冷声说道:“莫小冉,这都是你自作自受!电话我打了,你等不等的到救你的人来,就跟我没关系了!”

说完头也不回地走出门,沾血的脚印一路延伸到外面。

莫小冉气红了双眼,噩梦般的话语充斥着她的双耳。

那一个个脚印仿佛是踩在她的心上,将她支离破碎的心碾成灰。

“夏江城,你这个魔鬼,我恨你——”

绝望中的莫小冉撕心裂肺的对着夏江城的背影吼叫了一句便晕了过去。

夏江城,一纸成契,永不相见!

孩子终究还是没保住。

莫小冉从医院醒过来后,便一直蜷缩在病床上,她紧紧地攥着床单,咬着被角,哭的撕心裂肺,却没发出一声。

她躲在被子里,将自己所有的痛苦和绝望一并哭出来。

这是她为自己的一意孤行所付出的惨重的代价。

莫小冉在医院的第二天,唐柒来了,同她一并来的,还有被莫小冉恨到骨子里的——夏江城!

莫小冉怎会不知道唐柒来这里的目的,这么多年来,唐柒怎么会缺席她的落魄和不堪?她会用尽一切办法让自己难看到骨子里!

她并没理会这对狗男女,她怕自己忍不住会和他们同归于尽!

“小冉,你还好吗?”唐柒有些小心翼翼的上前,看着背对着他们蜷缩在床上的莫小冉,她顿了顿继续说道,“……小冉,我知道你现在不想看到我,可是……可是你现在身边也没人照顾,江城哥哥本不让我来的,是我央求着他,他才同意的……”

见莫小冉依旧如此不知好歹,心里本就不快的夏江城冷声道,“莫小冉,别给脸不要脸!柒柒……”

阅读全文


特别推荐


“你这容颜一毁,让与不让你妹妹俪娘都必须接替你进宫。”见众人都望着自己,老夫人摩挲着玉玦怔了半晌,摇摇头:“如今顾家有件事必须你这个嫡女点头方可——”

嫡女点头方可?!莫非……莫非是要昭娘答应将赵姨娘扶正不成?!

不等对方话说完,顾昭娘只觉得脑袋“轰”的一声,身子猛一趔趄。

视线在她额头那道狰狞可怖肉红色疤痕上掠过,老夫人眼眸暗了暗,点点头:正是如此,太子妃不可能由一个妾生的女儿当,祖母才不得不求助于你。

一场阴谋,她被迫流产,走投无路如乞丐一般被扫地出门

求助?!只怔一瞬间,顾昭娘慨然摇头,怒瞪着老夫:最多提平妻,想取代我娘正室夫人位置,想也别想!

你……被她明澈如山间老泉的眸子瞪着,老太太面沉如水,手中的拐杖猛然一杵:“昭娘,为何你现在跟变了个人似的,以前的你可不会……”

呵呵!顾昭娘嘴角一弯,竟然笑出声来,冷冷道:以前祖母说东昭娘就绝不会向西,那是孝道。现在为了娘亲顶撞祖母也是孝道。

她目光四下环视一眼,不等对方回答,继续往下说。

大楚向来以孝为大,想必这事儿闹到圣上那里,也不会说昭娘半个不是吧?虽然昭娘这容貌是毁了,说不定圣上念着当年取名的旧情,直接将此案查个水落石出也说不定……

好!好!好!老婆子都依你行不行?担心她将火灾实情说出来,老夫人气得胸脯起伏不停,连说了几个好。

如此甚好!顾昭娘视线落在一直没有说话的顾子陵脸上——

“太子妃昭娘原本就不稀罕,如今正好遂了某些人的意。看在一家人的份儿上,她提平妻昭娘认了,但娘亲的嫁妆祖母当日可是当着叔叔的面应允……”

“昭娘且放心,这事儿祖母应了断然不会有变!”担心老太太撕破脸皮下杀手,顾子陵连忙接过话头。

也不怪他担心,毕竟自家亲娘当年能够将亲生女儿送去喂狼,一个孙女又算得了什么?

想想昭娘这孩子也实在是可怜,前几天因为大火嗓子沙哑得不行,现在虽然慢慢好了,但说话语调还是和之前有了些许变化。

之前京味儿中夹杂着江南女子特有的柔弱甜美,如今因为这场变故却多了几许清冷,听起来有种淡淡的伤,眼底更是蕴着一种看透世事沧桑的淡漠。

想着,他转脸看向老太太:“娘,大嫂好歹是顾家名媒正娶抬回来的嫡长媳,这家庵归她也无不可,平妻和夫人也没多大差别,暂且这样定了吧!”

定了也好!趁亲家舅子在这里,老婆子有句话也得说清楚——顾老夫人握着拐杖的手青筋直爆,看着众人一眼,目光落在昭娘脸上森然道。 当听其说娘亲的嫁妆需自己出嫁前方能拿回来,顾昭娘眼眸闪了闪,朝一脸怒色的杨楯父子使了个眼色,大声说好。

明摆着对方是笃定自己因娘亲横死,又被毁容,心气儿又高,要嫁个如意郎君十分不宜,她何不先给对方一个台阶下,把娘亲下葬的事先搞定完成自己的计划?

念头打定,她主动提出娘亲下葬后随舅舅回杨家住些日子。

听说她要离开,顾老夫人心里虽然有些不舍却也没有表示反对。

她心里十分清楚,这个孙女因为自己明显包庇纵火凶手心里已经生了隔阂,只怕一时半会儿不会放下这个心结。

既然如此,不若让对方先离开散散心,自己好趁此机会进京安排赵姨娘提平妻以及抓紧时间对二孙女俪娘进行全方位培训。

打定了主意,她甚至同意杨家父子将母女二人平素所用物品尽数带走。

此言正中昭娘下怀,她连忙跪下磕头表示感谢祖母的一片体恤之心。

看老太太摆明了是想将昭娘就这样打发出去,不知内情的小丫头还磕头道谢,顾子陵不由得眼圈一红,赶紧别过脸看向别处。

一场阴谋,她被迫流产,走投无路如乞丐一般被扫地出门

老太太根本是有备而来,双方条件谈妥,示意儿子赶紧将早已拟好的承诺书取了出来。

顾昭娘接过一目十行看了一遍,不外乎就是嫡女同意姨娘提为平妻之类的话,当即拿过丫头递过来的狼毫蘸了墨在签名处一挥而就写下“顾昭娘”三个字。

“不过数天功夫,昭娘的笔力竟然见长如斯!”细细看笔迹娟秀但笔锋中暗藏锋芒,顾子陵不由大吃一惊,上下打量着面前一身缟素的少女。

厉害!被他冷不防来这一句,顾昭娘心里猛一“咯噔”——

尽管装失忆这一招没有露出破绽,以防万一,这几天她以滕写经书为名,一直暗中模仿那个含恨离世的少女的笔迹,已经算是十分小心了,没曾想竟然被对方一眼就看了出来。

为防被人看出眼底的慌乱,她垂下眼帘朝对方福了一福,语气说不出的伤感:“这些天因为娘亲之事昭娘心里一直不郁,因而笔触中多了几分怨气,让叔叔见笑了!”

“不不,叔叔哪里会见笑!看昭娘这起笔和走势,竟然隐有大家风度,比起叔叔几十年的功力有过之而无不及,一个女孩子实属难得,实属难得哇!”

到底是读书人,顾子陵看着昭娘的签名赞不绝口。

给老婆子看看!见儿子有些失态,老太太蹙了蹙眉,一把抢过看了片刻,随即抬眼目不转睛看着顾昭娘,神情说不出的复杂。

儿子说得没错,她竟然也在其签名中看到了隐隐的王者风范,自己的决定是不是做错了?

知道这位老太太处事老辣,顾昭娘正在担心对方会不会看出什么,对方却眼眸一转,面上浮出几许笑意,安慰顾昭娘说等自己处理了手头上的事务就让人去杨家接她。

“如此昭娘先谢过祖母!”少女轻轻松了口气,眼泪汪汪地福了一福再次表示感激。

虽然不明白老太太为何突然换了一副面容,但她总算成功应对过去,心里说不出的庆 好不容易说服老夫人答应将家庵作为娘亲的长眠之处,昭娘一反前些日子的忧心忡忡,看天气晴好,在翠儿的劝说下,答应一道去山林里散散心。

用过午饭,芸娘小纨和杨楯他们忙着准备葬礼,主仆二人一前一后走出院子。

秋意正浓,风吹在身上看似不凉,却让昭娘有种冷到骨头里的感觉。

“……昭阳公主亲口指证那个姓卫的才是巫蛊宫乱的始作俑者,还与她的贴身侍女不清不白……”顾子陵的话仿佛还在耳边回响,刺得她心痛欲裂,恍若落在了万年冰窖之中。

“始作俑者,不清不白?!呵呵,真亏小乔那丫头编得出口!”昭娘嘴角牵起一丝苦笑。

她怎么也想不通,那个被自己偶然救下来,视如亲姐妹的女子,为何会打着自己的名头说出那般让人匪夷所思的话来。

其实以爹娘高傲的性子选择死亡早在自己意料之中,所以才会答应他们自己和卫先生离开京城。

不得不说小乔聪颖过人,竟然把自己的举止说话学得惟妙惟肖。之前自己为了溜出宫玩,多次和她互换身份,甚至连爹娘和弟弟都分辨不出真伪。

脚下松软的落叶沙沙作响,昭娘眉头愈加紧蹙。

之所以这次让小乔扮成自己,一是想借此保其一条性命,二是让其照顾好年幼的弟弟,等自己找到传说中的那样圣物暗中查明真相给爹娘和那些受牵连的人一个清白,谁知道……

她为何要用那样不堪的理由来中伤自己和卫先生?是有不得已的苦衷才如此这般吗?自己和卫先生体内不解之毒——断肠蛊又出自何人之手?

据她所知,作法种蛊是南疆木簌人惯用的手段。尤其是蛊毒,无形无色,一旦中蛊,痛楚难当,无可形容。

推荐阅读:《2018走投无路最快赚钱方法 》

赚钱项目

2018年,可以年赚几十万的暴利项目,很多人都买车买房了!

2018-4-12 17:27:48

赚钱项目

身无分文走投无路,医生会见死不救吗?

2018-4-12 17:33:11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
普人特福的博客cnzz&51la for wordpress,cnzz for wordpress,51la for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