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打破博士养成的困境

要改善台湾高学历失业与产学脱节,关键有三,一是减少近亲繁殖与一路直升, 一是增加高教人力背景与资源多元性,同时大幅开放产学间的职涯限制。

身为本土培育的博士(俗称土博),并踏上少数土博走上的产业与创业之路,在今年出访多国、跟各地洋博交流就业创业心得与将来返台的机会时,相较于台湾近年的博士失业潮,心中百感交集。

这些洋博多数都曾在台受教育,那为什么出了国就比较接地气,不会只往学术界发展,许多都进了产业或当上创业者?不说产业成就,八成土博在台进入学界后的研究成果,似乎也落后一截。是环境还是脑袋的差别?

若说是环境差异,即便是全球排名居前的哈佛、剑桥、史丹佛,有些设施甚至比不上台湾学研单位里的昂贵先进,显然硬体非唯一关键,人跟制度才是重点。

我认为要改善高学历失业产学脱节现象,关键只有三个,一是减少近亲繁殖与一路直升模式;一是增加高教人力的背景与资源多元性;并大幅开放产学间的职涯限制。

产学脱节是台湾体制教育的通病,只是多数人到了大学后才格外有感。原因很简单,因为多数教授只有研究专长与教学经验、缺乏产业经历,但多数学生不会走上学术之路,这根本不符合供需比例原则。

而台湾学界一方面不鼓励教授兼职或创业,二方面多数经费来自政府部会,除了与产业需求疏离,更大的负面效应是为了抢钱抢人而近亲繁殖。反观欧美学研机构,教授的经历背景与参与产业方式极为多元,经费更有相当比例来自产业,除了让产学接轨,也因为专长互补的分布,能降低同质竞争、提高跨领域与单位内合作意愿。

除了提升师资与研究经费的多元性,更重要的是确保学生的主动性与品质。在我看来,决定学习成就动机跟社会适应能力的关键点不是毕业后,而是入学前。

与其让更多博士出国,不如让更多孩子在念博士甚至进大学前,就有产业经验跟国际观。评论家杨照曾说:「在一般职场上,尤其是需要与人互动合作、需要应付反覆程序的工作,博士并不具备任何优势。」希望有一天我们在意的不再是学历有多高,而是经历有多少。

暴利行业

最常背黑锅的都是善良的好人

2019-1-31 23:29:46

暴利行业

癌症止痛药副作用很严重?

2019-1-31 23:33:36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
普人特福的博客cnzz&51la for wordpress,cnzz for wordpress,51la for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