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竹那顿幸福的年夜饭

从我当里长开始,就没有看过老竹吃年夜饭。

老竹是身心障碍者,驼背又长短脚,不过他自己会煮一点东西吃,只是单身惯了,懒得下厨,常常市场买来吃。

他的大年夜总是和一群单身朋友一起渡过,喝酒配卤菜兼配话,几个老男人从隔壁邻居一路骂到国家元首,喝到三更半夜才各自回家睡觉,等候无奈的天明来到,一年这样又过了。

但老竹从来没有放弃寻找真爱,经仲介介绍两次大陆婚姻,都以「诈骗被害人」身分收场,也不知道仲介骗他还是女方骗他,总之老竹选举跑宣传车辛苦累积的钱,在两次有名无实的婚姻中消耗殆尽。

老竹还是不死心,前仆后继,继续拜访他的春天。

某年经人介绍,老竹认识了一名失婚妇人,七分风霜,三分美丽,两人加起来已经超过一百岁,人生路各自坎坷,能够在一起算是缘份吧,那女子无家可归,介绍人带她到老竹家里看环境,女子点了点头,年快到了,有个地方遮风避雨总比餐风露宿好吧!

在南部当里长比较奇怪的地方是,类似这种事经常会被请去「见证」,有点类似在这张爱情支票上背书的意思,这场爱情将来如果有什么三长两短,里长是要负责的。

我去现场看了看,无权过问,却有连带责任。说了声「赞!」比出大拇指。先赞再说,将来如果有什么况状,那就再研究了。

那年的除夕傍晚,老竹请我去他家,我到达时,见满满一桌围炉菜,有鱼有肉有蔬有锅,热腾腾、香喷喷。那女子也真够意思,满桌的年菜都是她亲自下厨做的,她不只是找个遮风避雨的地方,她是在营造一种「家」的感觉!

「里长,留下来一起吃饭吧!」老竹客气邀请道。

我见他脸上满溢着笑容,好像山中野果掉落在沈静的池水中,漾起阵阵涟漪,久久不散,他这辈子应该没有这么幸福过吧!女子也邀我一起入席,我向他们道了几声恭喜,告辞而去。

老竹好不容易有一顿团圆饭吃,里长插什么花?

那年的农历四月,本里西门街先天宫庙会锣鼓喧天,鞭炮声震耳欲聋,烟雾中我见那女子也在人群中看热闹,看来她已经渐渐适应我们凤梨会社的生活了,我为老竹感到欣慰,他花了一辈子,终于找到春天。

大约过了一个月,老竹气急败坏骑着他的拼装三轮车来里办,人未到,声先到,远远就听到他的大嗓门喊道,

「里长,那个女的跑了,你帮我把她找回来……!」

我问怎么回事?老竹支吾其词,我跑去找介绍人,她应该知道一些眉目。只听介绍人说道,

「还不是他那张嘴,那么爱碎碎念,把人家骂跑了!」

跑去哪里?介绍人说,天涯海角,不会回来了!

老竹一直要我把她找回来,我双手一摊,真的爱莫能助,生气你就骂我吧!没有人能为爱情挂保证,别说里长,就算是总统也不能。

之后老竹继续寻找春天,但总是铩羽而归,有一段时间他一直对外宣称有一位单亲妈是他的新欢,单亲妈却说只是朋友,没有什么,据称老竹有一次约她去公园散步,走着走着,终于鼓起勇气去牵她的手,结果被拨开,那应该是两人距离最近的一次吧,没有共识,各自表述。

之后老竹在一次酒后骑车回家路上中风倒地,从此缠绵病榻,而且越来越严重,他的爱情只有在梦中了。

除夕是探访老友的时刻,我跑了几间护理之家,终于问到老竹的下落,病床前大声喊着他的名字,口里含着一根管子的老竹原本一直快速眨眼,我喊他的时候,他眼睛突然不眨了,片刻之后,又开始眨,好像通电一般。我问护理师,老竹有意识吗?护理师说没有,也就是我对他的喊话是没有意义的。

只好走人,因为对他说什么话都是枉然了。

回家整理电脑资料时,发现某些慈善志工到老竹家里帮忙打扫的照片,原本蒙尘变黑的地面,经用力刷洗后出现了老旧桃红瓷砖的颜色,他们的帮忙让老竹的房子焕然一新,也让那女子愿意住下来。

检视照片时,我眼睛一亮,发现其中一名志工的背影好像是嘉义县议会议长特别助理吴育才,我把照片传给育才,问那人是不是他?育才说是。

育才,谢谢你和其他志工,让老竹的人生拥有半年的春天,和一顿热腾腾、香喷喷充满幸福滋味的年夜饭。

暴利行业

《肖申克的救赎》:受刑人为什么应该享有基本人权?

2019-2-5 18:53:06

暴利行业

预防食物过敏的方式,只有一个!

2019-2-6 16:07:01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
普人特福的博客cnzz&51la for wordpress,cnzz for wordpress,51la for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