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碎的人生我们用爱缝补

癌症不分年龄层,每个人的身上都有着癌细胞,会不会发生,不知道。但我知道的是,当我们没办法阻止癌症找上我们时,我们可以想办法,在战斗的日子,一样的去享受生命,去让自己快乐。

就如在台北荣总的93病房里,住着一群勇敢的小斗士们,这些孩子他们的平均年龄不到18岁,小小的身躯,承受着连大人都不一定能够负荷得了的化药。住院的日子索然无味,所以,必须要找些事情做。

当我住进93病房的时候已经21岁,在成人血液肿瘤科是小女生,但在儿童血液肿瘤科里却是大姊姊。因此在病房中,孩子们总是叫我阿布姐姐,他们也很喜欢到阿布姊姊的房间里去溜达,因为他们说,阿布姊姊那总是有许多好玩的。

化疗期间的自己,因为几乎无法下床,大部分的时间都在病床上,我的老师知道我喜欢做手工艺,于是为我寄上来很多的DIY物品,有拼豆、有黏土、有拼图,也有彩绘包。我们每一天都做着不同的手工艺,甚至开启了手工教室,但印象最深刻的,应该还是病房手工教室的起源:袜子娃娃。

当时刚从高雄的医院坐着救护车转院到台北,化药与肿瘤造成的身体不舒服,加上还没办法接受生病的事实,那时候的我整天关上布帘子,对于帘子外的世界,毫不在乎。直到有天,对面病床的床边老师来到病房,拿起一双袜子和一包棉花,说道:「今天我们来做袜子娃娃吧。」

我偷偷的在帘子后面看着他们在做着袜子娃娃,看了一整个下午,终于鼓起勇气在老师准备要离开前问老师,我能不能也做一个?(后来才知道,原来我已经21岁了,所以才没有床边老师。)那一天起,我每一天身体只要比较舒服时,我就会开始剪袜子、缝袜子、塞棉花,还上网查了许多不同造型的袜子娃娃,妈妈的同事知道,更帮我们订了一大袋的棉花,让我们可以尽情的做。

做好后,我就送给认识的小朋友,后来越来越多的小朋友都来跟我讨,于是我们就开始了手工教室,我们让妈妈带着袜子来到我的病房一起学,让妈妈一针一针的缝好给自己孩子的袜子娃娃。孩子们拿着自己妈妈做的袜子娃娃笑得好开心,妈妈们则说,好久没拿起针线,虽然缝得粗糙,但看到孩子们夜晚抱着它们睡觉,就觉得很值得。

我们都不知道,我们是不是能顺利的从这里离开,但我们知道,我们并不孤单,我们有着一大群的伙伴,一起将我们破碎不堪的心,一针一线的补起来。

暴利行业

2019东北现在经济现状怎么样?

2019-4-16 15:07:10

暴利行业

巴黎聖母院教堂這場大火

2019-4-20 12:18:21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
普人特福的博客cnzz&51la for wordpress,cnzz for wordpress,51la for wordpress